请输入关键词

研究院月度策略会专家观点

  • 时间: 2019-01-11 08:31:00
刘学军 中粮期货郑州营业部执行董事
    白糖:现在白糖正在艰难筑底,多头现在尚未形成合力,反转上涨尚未成熟。榨季已经与06/07、07/08榨季走势高度相似。基本面主要影响因素:1、全球位列前四的主要产糖国(地区)均向下调降本榨季产量预估;2、天气、原油、汇率、政策等影响扰动;3、北半球压榨高峰期供应压力依然较大;4、全球糖价均处于生产成本之下。结论:1、熊市末端继续维持弱势震荡为主的走势;2、政策(国际市场主产国出口、国内市场工业临储)扰动;3、重点关注资金介入后的小波段行情;4、合理使用期权规避单纯期货操作的风险。
    棉花:1、郑棉905仍处下行探底寻底过程,空头暂缺乏继续深幅杀跌信心;2、纱棉差进入正向套利区间,对棉花将形成一定的支撑作用;3、郑棉905仍由空头主力控盘,尽管近期受撑反弹,但缺乏多头主动性进攻;4、后市关注郑棉905是否出现二次下探,尤其是关注二次下探后是否出现盘面主导力量的变化。未来棉花走势仍然可能存在变数:1、政策面的不确定性。例如收抛储及进口政策会大幅影响国内棉价的走势;2、中美贸易谈判现在仍然不甚明朗,谈成与否也会对国内外的棉价造成巨大的冲击。


中粮期货北京分公司启迪团队

启迪投资黑色策略:宏观改善,产业关注冬储,05预期较为混乱
    宏观上,我们从12月初就给出的一个明确判断是: G20后宏观悲观预期有一定程度修复,汇率稳住,降准后国内流动性会进一步改善。降准是突发事件,但也并不意外。宏观举措意在稳定市场信心。但紧靠宏观改善是不够的,但如果产业+宏观全面向好,贴水应该完全修复的大涨,实际上却没有发生,螺纹05走势纠结,完全不及01合约回归现货价格流畅。这说明市场对交割后未来一段时间的产业预期仍不佳。产业上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冬储”。春节前实际需求进一步走弱,冬储会不会启动,什么价格启动,市场预期混乱,虽然现货稳定在3800近一个月时间,但中下游观望心态比较重。所以当前宏观与产业的矛盾还是比较多的。宏观预期改善,产业关注冬储这个不确定因素,整体黑色系仍会处于震荡行情。
宏观:如何看待此次降准
    背景  美国股市下跌,持续的减税效应减弱,经济增速放缓,美联储升息步伐有望减缓。对人民币而言外部因素带来的贬值压力减小。在中国贸易战影响缓和阶段,选择在此时间降准,对当前经济影响最为有利。
    目的一,弥补资金缺口,包括即将到期的逆回购和MLF,提前应对春节前旺盛的资金需求。
    目的二,实现逆周期调控,2019年宽货币预期加强。同时意味着在企业融资环境没有出现实质性改变之前,经济仍有下行风险。
    此次降准并不意味著新的量化宽松,置换逆回购和MLF并不给市场带来增量资金,基础货币供应量并没有增加。降准释放的资金不需要成本,但逆回购、MLF投放的货币,金融机构需要支付利息。所以降准置换逆回购和MLF相当于变相降息,有引导市场利率的作用。
股指的看法
    还是从政策底-市场底的角度看市场。降准意味着政策仍在持续托底。那么市场底需要什么条件?条件一,指数不再创新低。听起来像个伪命题,但不创新低是稳定市场信心。条件二是股市的供求关系发生逆转。长线资金为代表的蓝筹股的估值,中短期题材股活跃度的增加,长线资金和中短期资金共振会形成持续资金流入的动力。股票的供应压力来自于新股发行、股权质押、大小非解禁。指数不再创新低,新股发行和股债券质押的压力会迎刃而解。经济下行压力尚未解除,市场底尚未形成,现阶段不适合使用股指期货这样的杠杆工具。


郑齐 中粮期货祈德丰高级经理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近一段时间国内期权市场的情况,以及基于当前市场行情下的期权策略推荐。首先是白糖期权策略,刚才刘老师谈到白糖目前上方压力较大,短期可能继续下探的行情预期,这种行情下大家可以关注买入熊市价差策略,以相对较低的风险博取有限的收益,最大收益为3倍左右,还是不错的。至于黑色板块,刚才提到螺纹钢冬储压力较大,需求疲软,上涨乏力,因此建议大家关注卖出牛市价差策略,如果后市震荡盘整或震荡下跌,即可赚取时间价值,理想情况下20天左右可以有1.6%的收益,风险收益比相对理想。最后是豆粕和白糖场内期权情况。屏幕上大家可以看到一个月前和截至昨天下午的豆粕和白糖场内期权隐含波动率曲面的对比。不难发现过去一个月里豆粕和白糖场内期权的隐含波动率虽然均出现了微幅走低,但曲面变化不大,在波动率交易方面缺乏有吸引力的策略,建议结合基本面做方向性交易。


(中粮期货 柳瑾 投资咨询资格证号:Z0012424)

(中粮期货 李楠 投资咨询资格证号:Z0012347)


风险揭示

1.本策略观点系研究员依据掌握的资料做出,因条件所限实际结果可能有很大不同。请投资者务必独立进行交易决策。公司不对交易结果做任何保证。
2. 市场具有不确定性,过往策略观点的吻合并不保证当前策略观点的正确。公司及其他研究员可能发表与本策略观点不同的意见。
3.在法律范围内,公司或关联机构可能会就涉及的品种进行交易,或可能为其他公司交易提供服务。